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《生逢灿烂的日子》拍的是北京人,为何上海人也喜欢看

环球银幕 时间:2017-12-06 浏览:
对于剧集在网络的点击率、流量之类各种数据,果靖霖表现得不太在意:“一部剧好坏我只有一个标准,就是能不能引起一些社会反响,能不能成为一个街头巷尾的谈资。

电视剧《生逢灿烂的日子》最近在东方卫视和北京卫视热播,该剧由姜武、张嘉译、果靖霖等实力演员主演,这部讲述老北京四兄弟成长故事的电视剧,平实接地气,有大悲大喜,也有小温馨小幽默。在没怎么做推广宣传的情况下,该剧掀起收视热潮,开播以来收视长期稳居第一。

《生逢灿烂的日子》拍的是北京人,为何上海人也喜欢看

该剧最初的名字为《北京人在北京》,剧中也是浓浓的“北京味儿“,但北方特色不影响南方观众对这部作品的热情,许多70后的观众对剧中描绘的时代图景颇感亲切,认为该剧真实展现了他们这代人的青春。
“四兄弟就是是70后一代人的缩影。”主演兼编剧果靖霖这样表示。将故事场景设定在北京,只是因为果靖霖本人自小生长于北京,写起老北京来,可以说是得心应手, 但“我并不是说要写一北京戏,我想写的是一代人的事。实际上上海的观众也特别喜欢,广西的我的朋友都打电话,说他们也在看看这个”。
果靖霖生于北京,长于北京,大学却是在上海读的。南北文化的交融在他身上有所体现,这也许是《生逢灿烂的日子》里的种种故事,能得到南北观众一致喜欢的原因之一。而且果靖霖这个编剧,做得挺与众不同,“我就是一票友”,这是他对自己编剧身份的认知。“我能靠演戏赚钱,我不靠写字养家。”平日除了演戏,果靖霖喜欢养花养鱼,他自认性格低调,不爱应酬,“我是这个圈子的局外人”。

《生逢灿烂的日子》拍的是北京人,为何上海人也喜欢看

剧中的郭家六口人
没有经济压力,没有功利心,果靖霖纯粹只为写一个自己喜欢的故事,写自己最熟悉的青春和往事。他不擅长电脑打字,写剧本全靠手写,然后再由助手录入电脑。反正没人催稿,他总是写写停停,自己不喜欢的地方,哪怕已经写了整一集,一样全部推倒重写。这慢悠悠地一写,就是七八年。
对他来说,写得好与不好,首先是能不能感动自己:“我是演员,如果我演戏的时候,我不真动感情,我绝对打动不了观众。那么作为编剧,所有你们会哭的地方,我一定是写得时候比你们先哭过了,我不骗你,你可以去看我的稿纸,时间也长了,有很多的黄点点,那就是我当时哭的。”

《生逢灿烂的日子》拍的是北京人,为何上海人也喜欢看

果靖霖在剧中饰演老三郭小洋
剧中的桥段则有许多来自他的青春经历。比如剧中上小学阶段,老三讨厌老二的调皮,在课堂上说出要与哥哥“断绝关系”的惊人之语,来自果靖霖朋友的真人真事。还有一些有意思的桥段来自朋友们的临场发挥。自从决定要拍这部戏,果靖霖一一找来自己的朋友们,大家年龄相仿,一看剧本,都仿佛看到自己的青春岁月,也都愿意来出演。剧中很多场景,比如四兄弟的种种互动,都来自朋友间的默契和调侃。剧中还有不少大咖客串,比如徐峥在剧中扮演一电影圈人士,坐在姜武的出租车上,拿着手机高深莫测地吹着牛:“陈道明老师已经答应了”“这戏必须冯导来”。采访果靖霖时,电视里正放到这场戏,果靖霖看得直乐,告诉记者,这场戏的台词都是徐峥的临场发挥。
说起这段时间网上对这部戏的一些争议,果靖霖回复得也挺爽快。比如观众指出部分道具场景不符时代有穿帮之嫌,果靖霖自己对这些“穿帮“都门清,他也表示了经费有限的无奈,没钱搭景,也没钱做后期处理。对于主要的男演员年龄偏大,几位70后的“扮嫩”,果靖霖解释说是出于整体戏剧上的考量。
对于剧集在网络的点击率、流量之类各种数据,果靖霖表现得不太在意:“那些我不太懂,一部剧好坏我只有一个标准,就是能不能引起一些社会反响,能不能成为一个街头巷尾的谈资,能不能是大家茶余饭后的一个议题。我觉得这对我来讲,那是真成功了,其他都是瞎掰,没用。”

《生逢灿烂的日子》拍的是北京人,为何上海人也喜欢看

老北京熟悉的生活场景
【对话】
澎湃新闻:现在大家对这个剧最多的质疑是,好像在少年版和中年版演员之间,为什么没有青年版的演员?青年时期直接是姜武、张嘉译和您出演了,整个年龄感有点不对。
果靖霖:这个问题我也听到,我觉得观众反馈是特别正确的,我们确实老了。但我可以跟大家解释我为什么这么做。
理论上说童年到少年,一拨演员,少年到青少年,是一拨演员。理论上说青年应该再找一拨人,到中年让我们来,这都听着没问题,可事实上你频繁的换演员就会有问题,如果四拨人来演这个戏,咱又不是川剧的变脸,观众在接受上会有问题。

《生逢灿烂的日子》拍的是北京人,为何上海人也喜欢看

儿时的四兄弟
第二个问题,比如说大学毕业以后直到本剧的结束,实际上从整个作品剧作中来讲,只能用一拨演员,因为中间没有一个空让我们断一下:在两拨演员之中,我给你一个空。
那我只有两个可能,一个可能就是说我们老的这一拨,演一下年轻。从大概30岁之前开始演,演到现在。这大家可能别扭几集,到中年也就舒服了,这是一种选择。

《生逢灿烂的日子》拍的是北京人,为何上海人也喜欢看

郭家四兄弟,曲哲明饰演老四,果靖霖饰演老三,张嘉译饰演老二,姜武饰演老大
还有一种选择就是说我找三十几岁的演员,他演二十多岁的可以。可是同样有问题,他们演到中年的时候,他装老也难受,你知道吗?所以我也权衡再三怎么办?我觉得正好我们又都是70后演员,这一堆事儿,大家都是亲身经历的,干脆就自个的事情自己办呗,我们老哥几个只能老黄瓜刷绿漆,装回嫩。因为这没办法,年岁不饶人,我们也不能在那儿蹦蹦跳跳做萌状,那不可能。演年轻人,只能比如台词速度要快,形体要控制一点。但嘉译实在没办法,他腰不好,他没法特别挺拔。咱们都尽力了,只能委屈观众了。但是观众接受不了,这特别正常。
如果让我说一个题外话的话,你真让我去找,比如说找几个30岁左右的从头演到尾的演员我觉得我很难找得到。就是比如说你表演的技术,你内心的沉淀,你的表演经验,你是否能够完成这个角色,而且还得会说正宗的北京话,这样要求的话,就很难的。
澎湃新闻:那这个生逢“灿烂的日子”,是站在今天的角度回望觉得那是灿烂的。但1980年代初的时候,老百姓生活还不太富足,身处当时也觉得“灿烂”吗?
果靖霖:确实我们那个时候就觉得挺好,就挺灿烂,我没有觉得不好。就灿烂而言,比如说我们那个时候是有诗情的,因为我们有时间,生活的节奏没那么快,我们每个人那时候都有一个本子,我们可以抄诗,我们可以抄歌词,那歌词也像诗一样的美。因为有那个时间人才会有诗情,要是每天累得跟王八蛋似的,你不可能有诗情。因为我们那个时候就觉得什么都挺美好的。因为生活是这样的,就是一天比一天好,你就开心,你一天比一天差,你肯定那生活是地狱了。

《原始人》疑因梦工厂违规停映 中影:合同原因

《原始人》疑因梦工厂违规停映 中影:合同原因

对于停映原因,后来发行方中影回应媒体时,称是因为“合同原因...[详细]

高考之后看什么电影?泡妞、旅行、打僵尸!

高考之后看什么电影?泡妞、旅行、打僵尸!

网上最新流行的高考吐槽是这样说的:“长的好看的同学不要紧张...[详细]