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网约车上挂着“新闻采访”牌 司机自称香港记者

港台新闻 时间:2019-06-08 浏览:
本报记者出行叫来的网约车,赫然挂着一块“新闻摄影采访”的牌子。司机说他持有香港一家杂志社的“记者证”,而且办证只要花几千元再答个卷就能搞定。本报记者随

  司机称持有香港某杂志社记者证,开车到厦门日报社门口载客,向本报记者吹嘘花3000多元就可办出该杂志社记者证

  我国对于新闻记者证有严格的管理规定,业内人士认为这名司机严重损害记者形象;市记协称“司机确实违规了”

网约车上挂着“新闻采访”牌 司机自称香港记者

网约车上挂着“新闻采访”牌 司机自称香港记者

  -开网约车的黄某自称香港记者”,车上挂着“新闻摄影采访”的牌子。

网约车上挂着“新闻采访”牌 司机自称香港记者

  -网上查到的所谓香港“记者证”。

网约车上挂着“新闻采访”牌 司机自称香港记者

  -目前我国新闻主管部门颁发的正规新闻记者证。

   厦门网讯(厦门晚报记者朱俊博)本报记者出行叫来的网约车,赫然挂着一块“新闻摄影采访”的牌子。司机说他持有香港一家杂志社的“记者证”,而且办证只要花几千元再答个卷就能搞定。本报记者随后介入调查了解,发现所谓的杂志社依托一家企业,所谓“记者”只是会员。厦门市新闻工作者协会的人士表示:黄某若是记者身份,开网约车是不合适的,不仅不符合其职业身份,车上挂着“新闻摄影采访”的牌子更是违反了相关规定。

  这么高端?

  网约车上挂着“新闻采访”牌

  司机自称持有香港“记者证”

  16日下午,本报记者小吴在厦门日报报业大厦门口叫了一辆网约车,当这辆白色丰田车驶近时,他看见车前挡风玻璃内摆着一个“新闻摄影采访”的牌子。

  这个牌子很显眼,上面印有紫荆花的图案,有一个编号,写着有效期限,还有一个监督查验的网址。吴记者说,这个牌子上面还贴着一个电话号码,挡住了网址,不过有效期限和编号仍看得见,其中有效期截至去年12月,也就是说已经过期了。

  吴记者与开车的司机黄某聊了起来。他告诉记者,他是漳州华安人,还经营过茶叶生意。黄某说:牌子上的信息是真的,他持有香港一家名为《中国影像》杂志社颁发的“记者证”。

  吴记者提出想看一看黄某的“记者证”,但黄某说不方便一直没拿出来,后来干脆怂恿吴记者也办一本。“如果你想要办证很简单,只要三千多块钱就可以了。”黄某说,他用这本记者证得了不少便宜,比如到有些景点去可以免门票。

  这么简单?

  花3000多元答题拿“记者证”图的是到景点免门票

  网约车司机真的是“香港记者”?前天下午,记者联系到了黄某,他说记者证是真的,三年前花了3000多元通过考试取得的,颁证的是香港的《中国影像》杂志社。

  据黄某说,他是经朋友介绍才知道这家杂志社的,这家杂志社在深圳有办事处,他将钱汇过去后对方发来一份考卷,他在电脑上作答后再回传给对方,随后就获得了该杂志社颁发的记者证。

  黄某说,这本记者证每两年年审一次,每年缴纳390元费用。不过他并没有用于新闻采访,只是外出旅游时使用这本记者证获得免景点门票的优惠。比如,他在江西的仙女湖、湖南张家界、重庆等地都使用过。本报记者告诉他,“到景点我们都没有这么好的待遇”,他得意地笑了。

  对于车上挂着的“新闻摄影采访”牌子,黄某承认是自己制作的,出行时图个方便。在有些收费的停车场,他会以此为借口说自己是来采访的记者,不交停车费。他说,因为这个牌子和电话号码粘在一起,一直没更换新的,所以上面写的期限也就过期了。

  “其实开网约车也没占到这个牌子什么便宜,如果不让放我取下来就是了。”黄某说。

  这么荒唐?

  开的网约车竟无营运资质

  所谓的记者其实只是“会员”

  记者通过网约车系统查证,发现黄某的车已接了1000多单。更荒唐的是,记者从相关部门了解到,黄某的这辆车并没有营运资质。

  在与黄某交流中,他始终没有出示那本记者证。记者从网上搜到的信息显示,黄某所称的《中国影像》杂志社是“依托晶彩国际文化传播有限公司”,“经香港特别行政区政府批准,专业性的摄影杂志社”,“记者”其实是会员。

  记者从《中国影像》的官网上找到证件查询服务,将黄某“采访”牌上的证件编号输入后,显示结果为“查无信息”。记者将情况反馈给《中国影像》杂志社,对方称将会核查,但直到截稿时记者仍未得到该杂志社的回复。

  我国《新闻记者证管理办法》规定,社会组织或个人如擅自制作、仿制、发放、销售新闻记者证或采访证件,假冒新闻记者或以新闻采访为名开展各类活动、谋取利益的,新闻出版行政部门联合有关部门将共同查处,没收违法所得,给予警告,并处3万元以下罚款,构成犯罪的,依法追究刑事责任。

  我市新闻界人士认为,黄某的行为严重抹黑、损害记者队伍形象,希望相关部门严厉查处。

  说法

  挂“新闻摄影采访”牌

  网约车违反相关规定

  厦门市新闻工作者协会秘书长王艺衍表示,黄某若是记者身份,开网约车是不合适的,不仅不符合其职业身份,车上挂着“新闻摄影采访”的牌子更是违反了相关规定。即便是香港记者在内地采访也一样要遵守有关规定。如果只是网约车司机,却要自称记者,那就是另外一个性质的问题了,黄某是否假冒记者,还是另有企图,需要进一步调查核实后再依照相关法律法规来处理。

  福建重宇合众律师事务所郭丰律师说,如果黄某确实持有香港新闻机构颁发的记者证,他所进行的新闻采访活动,必须要遵守相关的法律条文规定和新闻行业规定,如果涉嫌违法则可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