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| 设为首页 |

2011中国影坛数字报告

华语影坛 时间:2018-11-26 浏览:
2011中国影坛数字报告腾讯网星光大典 金立手机 我们正身处一个崇拜浮躁的年代,每天都不缺大事件为自己充饥补脑,但回过头盘点365天的猎奇经历,却让人顿感失忆。好在我们还留下了一连串数字,当做报告总结的参考。数字也是妖魔化的、蛊惑人心的,好比去年

2011中国影坛数字报告 腾讯网星光大典 金立手机

我们正身处一个崇拜浮躁的年代,每天都不缺大事件为自己充饥补脑,但回过头盘点365天的猎奇经历,却让人顿感失忆。好在我们还留下了一连串数字,当做报告总结的参考。数字也是妖魔化的、蛊惑人心的,好比去年的中国影市,招牌数字是那颇有大跃进风骨的"100亿"。对于今年的中国电影更是如此,愈加癫狂的影院扩张,数不可数的赔本买卖,要彻底看清真相不容易,所以更需要追根溯源,横纵双比——就好像数字本身的创造过程,我们都管它叫阿拉伯数字,但阿拉伯数字并非阿拉伯人所创,那是古印度人的发明啊。 微博热议>>

这是新画面公司向院线提出的《金陵十三钗》票房分成比,一块钱的票房抽4毛5分钱,比院线长期制定的43%高出两个百分点。它同时也是个机动数字,当《十三钗》卖过5亿人民币时,分成比例将回到41:59的定额。制片方都叫好,说这是在合理维护拍片者利益,市场行为,属良性循环;院线闻之胆颤,房租、水电、物业个个猛于虎,让利两个百分点,那我只能可乐多加两块冰,爆米花多来两勺香精,指望影厅小卖部回本了。最后广电局出台"判决书",参考国际标准,规定将来影院对影片首轮放映的分账比例原则上不超过50%,虽然达不到好莱坞大制片商首轮抽成90%的霸气,但最终站在制片方一边。有人说从此影院建设该歇歇了,但无论你多委屈,拍拍良心,电影是爹,影院是娘,观众才是孩子,孩子营养不良夭折了,中国电影也就……心里别揣着明白装糊涂。

热议

今年超级光棍节前后,《失恋33天》票房是其不过千万成本的35倍还多,引起行业内广泛讨论。十年前,好莱坞有部《女巫布莱尔》,2009年还有部《灵动:鬼影实录》,均以一万美金出头的单片成本实现票房过亿的业绩,这数字在中国电影商家眼里犹如海市蜃楼,似乎国情能够满足,却又太过科幻。遗憾从中国大片启蒙作(《英雄》)开始,高投高产的制片模板就被烙在脸上。但《失恋33天》还是埋了颗好苗子,也是一记重拳,虽然从四部好莱坞亿元级大片围剿下取胜显得有点路易斯·布努埃尔,但是它证明了某种创作思路与市场捷径的融合性。观众早就对拥有一个排的卡司电影疲劳了,想看点接地气的东西,这种地气不是《女巫》或者《灵动》的类型片噱头,而是能与你我在生活中发泄、吐槽相接轨的人和事儿。备不准,这是给了广大电视剧编剧的回潮信号。

影评人热议

这一天,全国票房突破100亿,比去年提前了66天,产业专家还预计,今年突破历史性的130亿板上钉钉。但是我们一点也不兴奋。为什么,从元旦到10月26日这299天来看,国产电影一浪接一浪拍死在沙滩上,像《武侠》、《关云长》、《白蛇传说》、《画壁》这样的大制作,配合着无可挑剔的档期,耗尽吃奶的劲,都无法达到市场预期。让一个常去电影院的人在10月26日这天聊今年相对满意的中国电影,他还真很不好意思地告诉你是《功夫熊猫2》。反过来,要是没有杰克船长、熊猫阿宝和擎天柱这三哥们扛起20亿票房的壮举,很难说这100亿的目标会不会延期。电影院的沸腾都不是国产片引领的,一周六部华语新片上映却部部劣质,只能分散观众更多的注意力,将钱包压在心理承受能力允许的电影上。甚至不看了,走出电影院。这次的100亿,其实已经迟到。

影评人热议

今年暑假的第二个周末,真人与动画相结合的奇幻电影《肩上蝶》在影院遭遇票房失利,包括宣发在内,它的成本高达8000万(对于文艺片来说已是天文数字),最终票房不到成本的1/4,片商血本无归,香港导演张之亮成了众矢之的。事实上,在《肩上蝶》上映前就有了"自毁"征兆,张之亮以片商私自删减成片为由拒绝出席电影发布会。但据看过的媒体反应,此片90分钟都嫌长,最好再删半小时。随着台湾导演在内地开始受宠,有人怀疑香港导演的商业价值,结合刘伟强(《不再让你孤单》)、叶念琛(《隐婚男女》)和王晶(《无价之宝》)的案例,似乎还真值得怀疑。但是归根结底,导演是否有义务承担票房责任?导演和制片商彼此失信谁负责?这些从事电影行业最基本的常识我们竟然现在才提起。既然都是热钱,那为什么还怕热昏头?所以这样最好,谁提起,谁负责!

影评人热议

这是一张史上最超值团购电影票票价:原价85元的沈阳永乐影城电影票,另赠送正价影票五折券一张、46盎司爆米花一桶,观影不限场次、不限时段、不限影片,仅售一块一毛钱啊亲!曾几何时,你的海龟朋友从美利坚回国时感慨,萝卜贵大葱贵,就是电影票比中国便宜两三倍。在全球遭遇金融危机,外国人都躲在电影院里履诺"口红效应",中国的电影票还在疯涨。终于,团购解决了众生之痛,从前花一年积攒的M值兑换两张票的时代一去不返,低于2折团购票才是王道。可是好处让给了观众,那到底是谁在受苦?这首先不是团购网,团购票可以为网站拓宽用户、充当业绩;当然也不是影院,新电影院或偏远郊区电影院要打招牌。所以,吃亏的只有制片一方了,他拿到的永远是最低限价电影票的回报,但只要你的片子拿得出手,薄利多销总比门可罗雀更令暖心吧。

影评人热议

当地时间10月27日晚7时许,《敢死队2》在保加利亚Elin Pelin市郊外的奥格尼亚诺沃大坝拍摄时出现意外,六名特技人受伤,其中来自陕西榆林清涧的中国年轻特技人刘坤不幸遇难,时年26岁。当时刘坤与其他队友乘坐橡皮船拍摄躲避爆炸的场景,结果引爆点在他们完成走位前突然爆炸,导致悲剧发生。刘坤的家庭在接受这件事情时悲痛万分,因为孩子原本还有两周就可回家。相比大明星的丑闻或骂战,特技人的生存状态甚至不如群众演员得到公众更多的关注,在早年香港武打片盛行时代,更有以片场特技人伤亡多寡来衡量影片优劣的"恶习"。虽然事随境迁,但他们的事业特征从未变过,即短暂的从业历程中,每每沉默承担着最致命的风险。我们经常看到电影片尾打出"本片没有任何一匹马受到伤害"的字幕,是否也应该为他们开辟一个具备明星体制的殊荣。

影评人热议

今年,共有4名好莱坞一线(或曾经一线)影星出现在中国主导的电影中,他们分别是《寻龙夺宝》中的"侏罗纪教授"山姆·尼尔,《雪花秘扇》中唱中国歌的金刚狼休·杰克曼,《幸福卡片》里的性格演员盖·皮尔斯,以及《金陵十三钗》中的蝙蝠侠克里斯蒂安·贝尔。回想2001年,中国观众还不对好莱坞本土名人有多感冒(威廉·达福出演《庭院里的女人》,唐纳德·萨瑟兰主演《大腕》),到2006年阿汤哥在上海西塘跑了一圈引发的争相报道,就算不是亲自上镜,仅仅在长城露个脸(威尔·史密斯制作《功夫梦》时全家来华)都能掀起海啸。这些都侧面看出中国电影在国际市场的重要性日益加深。相比美国本土,中国的制片费更低,更有开发优势。数一数,明年我们还会在中国电影中看到凯文·史派西(《形影不离》)、基努·里维斯(《太极侠》)、艾德里安·布洛迪和蒂姆·罗宾斯(《一九四二》)……

影评人热议